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美国税改将限制利息抵扣 高负债公司首当其冲

更新时间:2017-12-22 14:13:06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去年,就在戴尔(Dell Technologies Inc., DVMT)即将完成史上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并购交易前,有人问戴尔首席执行长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如果一早醒来发现自己背上了近500亿美元的债务会是什么感觉?他的回答是:我们得克萨斯州人干什么都比别人大。

现在戴尔的债务成本真的要扩大了。

美国税改法案预计将很快由总统签署成为法律,新规则将限制企业债务利息的税收抵扣。这意味着戴尔每年支付的约20亿美元债务利息中将有一大部分不能再用于抵税,而且之后几年纳税额还可能进一步上升。

戴尔的一位代表说,公司还在对税改法案的影响进行分析。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戴尔希望通过收购EMC Corp.打造一个一站式的企业信息技术销售平台,而这个交易的构想就是建立在戴尔债务成本能够抵税的假设之上的。

另一些投机级的高负债公司也面临相当部分利息开支可能无法抵税的尴尬局面。长期以来,由于利息开支可以全额抵税,企业在需要资金时更倾向于举债而不是出售股份。一些观察人士说,如果税改能让企业改掉一味发债的习惯,企业会变得更安全。

负债近150亿美元的Tenet Healthcare Corp.周二表示,税改法案对利息抵扣的限制可能促使其下调2018财年利润预期,但没有做更多说明。记者未能联系到Tenet发言人对此置评。

J.C. Penney Co.在11月份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提交的第三财季监管文件中说,不允许利息抵扣可能会对其经营绩效和流动性造成负面影响。该公司发言人说,现在预测公司税收抵扣会受到多大影响为时尚早。J.C. Penney信用评级为投机级,负债超过40亿美元。

这次税改实际上将把一家公司可以抵扣的净利息支出限制在利息税项折旧摊销前收益(Ebitda)的30%,超过的部分需要缴税。如果一家公司以5%的利率借入10亿美元,且债务利息支出高于30%的门槛,那么每年缴纳的税金将增加1,050万美元,即5,000万美元利息按21%的新企业税率征税。

这个标准还会变得越来越严格:从2022年开始,企业用于计算30%抵税额的收益基准将不能再剔除折旧和摊销成本。这项变化意味着可以纳入计算的收益数额减少,进而降低可抵扣的利息。

美国国会税务联合委员会(Congress's Joint Committee on Taxation)估计,利息抵扣限制在最初10年将带来约1,710亿美元税款,而2022年生效的措施将在接下来的10年带来约3,070亿美元。

因为以往的交易而背上高额债务的公司可能首当其冲。例如,评级为投机级的First Data Corp.有将近190亿美元的债务,这是2007年KKR & Co.以杠杆收购该公司留下的后果。根据First Data最新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季度文件,该公司截至9月30日12个月的净利息支出为9.64亿美元,高于27亿美元Ebitda的30%。

First Data发言人说,公司需要时间全面了解税改的方方面面和对财务状况的影响。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