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经济学家上调未来两年美国GDP增速预期

更新时间:2017-12-26 21:36:18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华尔街经济学家开始上调对未来两年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期,因减税措施获得通过,政府支出也将增加。

美国财政政策立场的另一个影响是未来几年预算赤字将扩大,如果经济陷入衰退甚至危机,政府的应对能力料因此受限。

和国会较早通过的版本相比,上周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成法律的1.5万亿美元最终版税改将更早见效。

与此同时,国会料将在明年1月份考虑提高联邦支出上限和大幅增加赈灾支出(应对今年早些时候风暴的影响)的协议。众议院共和党人已提出一项规模810亿美元的赈灾议案,这几乎是白宫拨款请求的两倍,不过参议院并未在年底休会前就这项措施展开讨论。

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Lewis Alexander称,减税叠加增加支出的措施料将在2018年为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贡献大约0.7个百分点,在2019年贡献0.2个百分点。他预计,明年的0.7个百分点中可能有一半来自政府支出的增长。

Alexander称,野村证券之所以对美国2018年增长前景感到相对乐观,其中一个原因是这次在经济周期尾声推出的财政刺激措施规模巨大,史无前例。他表示,与已经被消化的减税因素不同,联邦支出前景的变化尚未充分反映在市场走势中。

不过,野村预计2019年之后财政刺激措施将拖累经济增速,因为将会拉升短期和长期利率。

上周高盛(Goldman Sachs)经济学家将其对2018年和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的预期分别上调0.3和0.2个百分点,至2.6%和1.7%。他们预计,需求上升(主要来自消费的增加)将刺激就业增长,推动明年失业率降至3.5%,早些时候预期为3.7%,2019年失业率预期也从早些时候的3.5%调降至3.3%。11月份美国失业率为4.1%,上一次失业率降至3.3%还是在1952年。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减税将通过刺激家庭消费而提振经济增长,同时企业税率的下调可能带动资本支出扩大。摩根大通(J.P. Morgan)经济学家预计,消费支出增加将推动明年经济增长率上升约0.2个百分点,商业投资还将助力增长率再增0.1个百分点。摩根大通预计,明年经济产出将增长2.1%。

眼下国会正在致力于就一项政府融资协议达成一致,这份协议将提高2011年设置的自动减赤支出上限。这些限制在2013年通过所谓的“自动减支机制”(sequestration)而变得更加严格。两党曾在2013年和2015年上调未来两年的上限,上一份债务上限协议于9月份到期。

高盛经济学家预计,国会将把2018年支出上限上调900亿美元,2019年再上调900亿美元,相当于现行水平的7%左右。这些支出上限不包括针对美国飓风或山火灾区的额外救灾支出。

现在增加刺激措施可能导致未来赤字扩大。高盛和摩根大通预计,2019年美国赤字将从截至明年9月底财年的6,640亿美元(约占GDP的3.4%)增至1万亿美元(占GDP的5%)。

目前经济扩张顺利之时预算赤字趋于增加的情况与近期的历史情形对比鲜明。通常情况下,当经济扩张时,预算赤字下降,而当经济萎缩时,预算赤字上升。

此外,华尔街很少有人认为这种刺激措施带动的短期加速增长会转化成更快的长期增速,这是共和党人推动下调个人和企业税率的一个关键理由。比如,高盛仍预计美国经济长期潜在增速为1.75%,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官员的预期一致。类似地,美国国会超党派的税务联合委员会(Joint Committee on Taxation)预计,10年后美国经济增速几乎不会加快。

举例来说,当失业率在2001年结束的经济扩张期间达到最低点时,美国预算盈余为GDP的2.3%;当失业率在2007年结束的经济扩张期间达到最低点时,美国预算赤字为GDP的1.1%。在当前经济扩张期间,美国预算赤字2015年达到最低水平,约为GDP的2.5%,之后转而上升。

如果预算赤字高企,那么在经济转向衰退的情况下,政府作出应对的财政空间就较小。

高盛和摩根大通的经济学家预计,经济增长走强(包括新刺激措施带来的增长)或促使美联储官员明年加息四次。在本月早些时候召开的会议上,美联储官员预计明年将加息三次。

在欧洲多国央行考虑退出宽松货币计划之际,美国及海外利率上升可能削弱财政政策决策者近年来从利息成本下降中所享受到的一个利好。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