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生活 >> 正文

你最常吃的香蕉就要绝种了

更新时间:2018-1-2 20:22:00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2017年6月,一个欧洲科研团队肩负着一个世界级重大使命前往巴布亚新几内亚。他们要寻找传说中的“巨蕉”(Giant Banana)树。

在这个南太平洋岛国,科学家们开着车,有时是徒步,跋涉于丛林中,同行的还有两名武装警卫。把他们引来这儿的是网上的几张照片,据说是当地人拍的,照片上是一棵几层楼高的香蕉树,叶子有四、五米长。

研究人员们发现了不少罕见的香蕉品种,可是并未找到那棵“巨蕉”树,更别提带回样本了。供职于全球性研究机构国际生物多样性中心(Bioversity International)的法国科学家Julie Sardos说:“我们非常失望。”

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急于找到或培育出新的香蕉品种,部分原因是各国超市里最常见的一种香蕉——卡文迪许(Cavendish)香蕉面临着潜在危机。香蕉是全球最受欢迎的水果之一,美国每年的香蕉进口额高达23亿美元。

如今,一种会杀死卡文迪许香蕉树的真菌疾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导致该香蕉品种有绝迹的风险。卡文迪许香蕉没有籽,以克隆的方式繁殖,很容易受到疾病影响。

据估计,土壤中滋生的真菌已经摧毁了亚洲和澳大利亚香蕉种植园里30%以上的香蕉树,并继续将魔爪伸向非洲和中东。一旦它到达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出口产业将会蒙受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全球85%的出口香蕉都来自拉美和加勒比地区,那里也是美国的主要水果来源地。同时,这种真菌也会影响一些不那么知名的品种。

因此,科学家寻遍山乡村野,在实验室苦心研究,只为找出合适的替代品。然而事实证明,想找到消费者喜欢的品种十分困难。世界上有1,500多种可食用野生香蕉,但它们的外观和味道大多奇奇怪怪。有的形状又粗又短,有的是红色的。有的一只只散开呈半圆形排列,不像我们常见的那样规整。很多种香蕉还有豌豆大的籽。有的香蕉特别软烂,不是皮太薄就是熟得太快。有的香蕉甚至自己会掉皮,裸露着果肉挂在树上。

“卡文迪许香蕉非常稳定,非常可靠,深受消费者喜爱。”哥斯达黎加的科学家Miguel Munoz说,他供职的都乐食品有限公司(Dole Food Co.)每年卖出50多亿磅香蕉。他感叹说,卡文迪许香蕉“近乎完美”。

为了找到最好的替代品,各公司、政府和研究机构投入了巨资。今年10月,联合国粮农组织(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宣布耗资9,800万美元,启动培育香蕉新品种、阻止病毒传播的计划。

都乐公司的Munoz博士和研究人员在香蕉细胞中植入突变基因,培育有抗病能力的变种香蕉。洪都拉斯农业研究基金会(Honduran Foundation for Agricultural Research)的科学家Adolfo Martinez带领团队,将卡文迪许与其他品种进行杂交,以此培育新品种。Martinez博士每周要试吃三、四个新品种,他说这些杂交品种大多都不够甜。

“有的有股乳胶味,要么太干要么太软烂。还有的一点味道也没有。”他说。

颜色也是个问题。大多数人心目中的香蕉有个特定的色调。这些杂交香蕉的颜色要么偏橘,要么太浅。科学家想要培育的是最终能经受美国消费者考验的品种。然而Martinez估计,1,000个新品种里,也许只有一种香蕉具备商业潜力。

香蕉还得耐得住运输,从种植园到超市货架的几千英里路途都得不变软、不变色。

目前比较有希望的一个品种叫GCTCV-219,它十多年前突然在台湾出现,是卡文迪许某次意外变异的结果。这种香蕉不易受真菌疾病影响,人们在菲律宾进行了小规模的商业种植,然后运到日本出售。它的味道略微甜一些,在日本,商家把这种“优雅的味道”当作它的卖点。

不过这种香蕉的外观有些不尽人意。它不是很弯,也不像我们熟知的那样一只只整齐地排列成一扇,而是会四散开来。也就是说,工人们必须把它们分成四五只一束,才能装进标准尺寸的香蕉运输箱里。此外,消费者也更喜欢比较大的香蕉,马尼拉国际生物多样性中心(Bioversity International)的科学家Agustin B. Molina Jr.如是说,他在香蕉行业已经工作了40年,他说:“很多消费者买香蕉时就看外表,不管味道。”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Brisbane)昆士兰科技大学(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科学家James Dale最近完成了为期三年的一项实验,他培育出了一种不受真菌污染土壤影响的转基因卡文迪许香蕉。

Dale博士表示,他的团队种植了很多这个品种,以方便进一步测试。而在正式商业化种植之前,他们还需要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他承认部分消费者会很难接受这种香蕉:“转基因食品显然还存在争议。”

其他人则继续在丛林中搜寻,希望能找到新的替代品。

菲律宾洛斯巴诺斯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Los Banos)研究人员正在全国7,000座岛屿上寻找野生香蕉。研究团队定期前往菲律宾的外岛,请当地人帮助他们寻找可能合适的品种,每次最久会花上一周时间。运气好的时候,他们在路边就能发现野生香蕉树。不过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得在山区的密林里艰难跋涉。研究人员之一Lavernee Gueco说,他们每次大概只找得到一种香蕉带回学校研究。

在某些地方,他们会看到树上挂着一扇扇长短不一的香蕉,大多数有很硬的黑籽,果肉也不多。

“野生香蕉吃是能吃,”Gueco说,“就是味道不太好。”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