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生活 >> 正文

手表还是身份的象征吗?

更新时间:2019/10/10 20:10:53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职场上有句老话:你的手表档次不能超过你的老板。27岁的托尼·特瑞纳(Tony Traina)是芝加哥的一名非合伙律师,对他来说,由于公司高层青睐399美元的苹果手表,因此想找一款比这更休闲的手表,实在有些困难。不过,他也没多费心思,向来喜欢腕表的他无视了这条职场礼仪,戴着一块1,500美元的德国品牌Nomos Glashütte机械表上班。结果,几乎没人注意。

以往,一个人的鞋、西装和腕表能够反映出此人在工作中的地位。尽管一部分人依然认为腕表能传达出某些信息,但如今的办公室文化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首席执行长穿着运动鞋,用智能手机看时间;很多人远程办公;人们也不太爱对手表品头论足了。和一块新腕表比起来,“一部新的iPhone手机可能会引发更多评论。”33岁的瑞恩·塞西尔·史密斯(Ryan Cecil Smith)说,他在洛杉矶的一家动画工作室担任设计师。今年1月,他买了一块劳力士(Rolex),就等着那些戴苹果手表和卡西欧(Casio)的同事们发表羡慕嫉妒恨的言论,然而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认出这个价值不菲的家伙。

如今,泰格豪雅(Tag Heuers)这类入门级奢华腕表已从人们手腕上消失,取而代之的往往是智能手表,它们不动声色地传递着现代、年轻、低调与科技的智慧。马修·马库斯(Matthew Marcus)在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电视广告销售公司NCC Media工作,他的同事中,只要是“千禧一代”,大多都戴着苹果手表。“他们把这款手表当作是手机的延伸,”30岁的马库斯说。于是,戴着不能发短信、也不能发邮件的冠蓝狮(Grand Seiko)腕表,马库斯成为了异类。

然而,坚信腕表是身份象征的人们依然认为,手表能够影响别人对你的印象。34岁的凯文·温曼(Kevin Weinman)是纽约某家奢侈品零售公司的首席财务长,他认为自己的18K金劳力士GMT Master II“更好地营造了阅历感和权威感”,与他的高管职位相得益彰。

温曼在接受某家初创公司的多轮面试时,曾把那块华丽的劳力士换成一些低调的款式,包括老款的劳力士Datejust。“我有意不在面试时戴特别贵的表……我可不想因为看上去要价太高而被踢出局,然后错失一份薪水不菲的工作。”

39岁的格里芬·卡普里奥(Griffin Caprio)是芝加哥一家播客制作公司的创始人,他也会根据会面对象,更换不同的手表。如果是去见一个潜在投资人,他不会佩戴那款惹眼的绿色劳力士,而是选择低调一些的品牌,例如芝加哥的本土品牌Oak and Oscar,或是格拉苏蒂(Glashütte Original)。虽然格拉苏蒂的价格其实比他的那款劳力士还要贵,但“在钟表行业以外,了解它的人并不多。”在芝加哥做律师的特瑞纳推测,他公司里的同事不会在客户面前戴特别“招摇的”手表,因为“怕客户疑心自己的钱到底花到哪儿去了”。

然而有时,象征身份的腕表的确会引发人们的议论和关注,生活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卡普里奥曾在几家软件和科技公司担任工程师,他发现,一些好奇的同事会在谷歌上搜索他的手表,然后意识到,它们的价格竟然达到五位数。“你几乎想把这块表给藏起来了。”卡普里奥说。他觉得,在同事们眼中,收藏手表是一种“愚蠢的”花钱方式。

认为手表能够反映一个人在社会等级中的地位,这种观点在一些较为传统的职业中依然盛行。40岁的迈尔斯·芬侬(Myles Fennon)是曼哈顿的一名商业地产经纪人,他说,他的同事一想到“我刚赚了一大笔钱,我要好好挥霍一把”,他们就会去买某些名表,包括有着陶瓷外圈的劳力士迪通拿(Daytona)和爱彼(Audemars Piguet)的皇家橡树(Royal Oak)。比起普通劳力士,芬侬更喜欢“层次感更强”的低调腕表,比如帝舵(Tudor)的不锈钢运动手表碧湾(Blackbay)。他还记得最近有一次,他和另外三个经纪人去谈生意,那三人都戴着各种款式的迪通拿(售价在10,000美元以上)。他说:“坐电梯下去的时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不好意思啊,我没接到通知,原来今天是迪通拿日。’”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