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时尚 >> 正文

最有权势的商界女性都穿连衣裙

更新时间:2019/10/15 20:25:02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在1988年的电影《上班女郎》(Working Girl)中,西格妮·韦弗(Sigourney Weaver)扮演的角色穿着可怕的大垫肩西装迎战华尔街的风风雨雨。谢天谢地,从那以后,工作场合的“女王裙”已经有所进化。那时,女性职业装都在模仿男性气概,以求为女性赢得职场上的平等地位,但如今,她们的选择余地更大了。最近,不管是虚拟世界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女性先驱,都已抛弃了传统套装,她们选择了更贴合身体曲线的正装。Facebook首席运营长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穿着这类服装出席达沃斯论坛;在HBO大热剧集《大小谎言》(Big Little Lies)中,劳拉·邓恩(Laura Dern)扮演的科技业高管雷娜塔·克莱因(Renata Klein)穿着它昂首阔步;包括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国会议员埃莉斯·斯特法尼克(Elise Stefanik)在内的政界两党人士,都选择了霸气的女王裙作为出入国会山的日常服饰。

Acne Studios, Brandon Maxwell和普拉达(Prada)等品牌在今秋的时尚T台上都展示了各自的女王裙,比起电视剧《草原小屋》(Little House on the Prairie)里的森女系风格,或是整个夏天在海边都能看到的梦幻连衣裙,可以说,它们之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相反,那是一种趋于简洁的转变,其中投射出某种自信。在线零售商Net-a-Porter驻伦敦全球采购总监伊丽莎白·范德戈尔兹(Elizabeth von der Goltz)指出,“典型的女王裙有一定的包裹性、比较修身,穿上会让你显得很精干,看上去就像一位专业人士。”

对内行人士来说,一听到“女王裙”(又称权势着装,Power Dress)这个词,他们马上就会想到大牌设计师罗兰·穆雷(Roland Mouret)的银河连衣裙(Galaxy Dress)。这是一款典型的女王裙,自2005年秋发布以来,一直备受追捧。它的贴身剪裁,加上抢眼的盖袖设计,再配合具有一定支撑度的“强力网布”织物,穆雷称,这款裙装“能够由内为你提供支撑,让你感觉非常自在。”银河裙以羊毛毡为面料,为的是增加其沙漏外形的垂坠感,而羊毛在传统上是一种具有男性气质的面料。

纽约设计师扎克·博森(Zac Posen)谈到,“女王裙给人一种淡定自若的感觉,你可以从早穿到晚,它让你感到自信,让你掌控自己的女性气质。它需要一种能包裹住身体的面料,为你带来安全感。”博森还提到,他的正装包身裙在其同名产品线和他为Brooks Brothers设计的系列中,均销量领先。或许是良好支撑带来的安全感,女性在穿着这类服装时会感到自身充满力量——一件能完美包裹身体的连衣裙,好处不言自明。与西装或是其他套装不同,你不需要时不时拉拽一下进行调整。

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接受过大学教育的劳动人口中,女性占到了半数以上。作为受过教育的职场主力军,女性去遵循男性打造的刻板形象是乏味且无聊的。今年30岁的纽约女性阿瑞尔·帕特里克(Arielle Patrick)是金融行业的一名公关高管,她指出,“高管应该是什么形象,领导者应该是什么形象,在这个问题上,人们的看法正在转变。如今,穿着连衣裙的女性也是符合这个形象的。”“我觉得权势着装之所以脱颖而出,是因为我们不再觉得女性举手投足要像传统意义中的男性,或者要看起来像男性,才会被认真对待。”帕特里克坦言,她得到第一份工作时母亲为她买的那种循规蹈矩的套装,如今已经积满了灰。“我觉得穿裙子时,自己更有力量感。穿裤装时,我总觉得我是在模仿一名管理者看上去应有的形象,就好像在假扮别人。而当我换上裙装,我感觉自己的个人风格与专业形象融为了一体。”

地产大亨、真人秀《创智赢家》(Shark Tank)里的精明投资者芭芭拉·柯克兰(Barbara Corcoran)表示,“如今的女性在工作场合更加自信,这使得她们敢于大胆展现自我。”这位70岁的商界女性说,“自信会带来自由”,她还说自己“十有八九”会穿着裙装。柯克兰指出,尤其是身居高位的女性,她们在选择设计师裙装时,往往会比较随意,“因为她们已经实现了自由。”(这种率直的选择看看南希·佩洛西就知道了。)当柯克兰面对镜头时,裙装会给她额外的加持。“在最后一季《创智赢家》中,我穿过两套很棒的裤装,但我的表现没有那么好。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没有感受到足够的力量。我意识到了这一点,没再重复这套造型,我果断换回了裙装。”

50岁的茱丽叶·凯伊姆(Juliette Kayyem)对此表示赞同,“我穿裙子的时候感觉更强大、更不受束缚。”她是Grip Mobility公司首席执行长,曾担任美国国土安全部助理部长、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分析师,目前常驻马萨诸塞州剑桥市。五年前,当她发现裙装更容易折叠放入旅行箱之后,就抛弃了裤装,而且穿上连衣裙,也不用费心去考虑搭配。“其实我就是喜欢把拉链拉上去,再拉下来,就这么简单。”她在翻看衣橱时笑着说。如今,凯伊姆的衣橱里有18条女王裙,价格不等,既有Zara,也有扎克·博森这样的品牌。她也认为,女性自主意识的觉醒带动了权势着装的流行。

“我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非常自信。如果男性在我穿裤装时才会更认真地对待我,我才不在乎。”

“权势着装渐渐大行其道,尽管一些人认为,这个名词应该跟烫卷发和蓝色眼影一样被抛弃。”

扎克·博森将这种对他人目光满不在乎的态度称为“自主精神”,在他看来,这也是职业女性钟爱权势着装的关键所在。以往,他的连衣裙大多为晚间活动所设计,但如今,“你会穿着它们签合同、通过法案,竞选总统时,你也会穿着它们。首先能穿连衣裙,这本身就展现出某种非凡的力量。”所以,不要再做那个穿着深色套装、没人搭理、在房间里来回走路刷步数、却始终难以融入的失败者了。博森的客户青睐那些剪裁上佳、有强烈线条感的连衣裙,如果带一点弹性,就更好了。

范德戈尔兹指出,带袖连衣裙或无袖连衣裙,搭配剪裁精良的外套,在Net-a-Porter.com上卖得很好,她认为这是办公室空调太冷的缘故。柯克兰觉得,带袖连衣裙好卖的另一个原因是:“穿着无袖连衣裙站在一位西装男士旁边,会显得不够正式。对我来说,就好像一名初级管理人员试图扮性感一样……身处商业场合,无论你的级别如何,性感绝对是一个错误信号。每个人的关注点都会是‘天啊,她真性感’,而不是‘天啊,她好聪明’……它会显得缺乏判断力。”说到女性气质的自我管理,显然也是有界限的。

在最近完结的HBO情景喜剧《副总统》中,朱莉亚·路易斯·德瑞福斯饰演的赛琳娜·梅耶从副总统位置登上了总统宝座,这个利己心极重的角色喜欢穿维多利亚·贝克汉姆和纳西索·罗德里格斯等设计师的连衣裙,而且喜欢穿红色或珠光色。“我真的不想要那种传统的半截裙或是裤装。因此朱莉亚和我商量,将连衣裙作为她新的日常着装,”凯瑟琳·菲利克斯-海格(Kathleen Felix-Hager)说,自第三季以来,她就担任该剧的服装造型师。菲利克斯-海格表示,“聚光灯下的女性不需要看起来像男性一样。我喜欢连衣裙这个点子,因为它很女性化,但你依然可以手握大权。这两个特质可以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而且我的确注意到,现在很多政界女性穿连衣裙的时候都越来越多了。”2020年女性总统候选人是否会从一个冷酷无情的虚构角色身上吸取灵感,这一点仍待观察:在目前为止的辩论中,多数女性依然选择了常规的西装外套,只有一人与众不同——参议员陆天娜(Kirsten Gillibrand,她已退出总统竞选)。

优雅的女王裙就像一张白纸,穿着者可以在上面投射想要表达的任何信息。配上一条腰带会显得干练十足,就像《副总统》中的路易斯·德瑞福斯一样。而柯克兰经常用高跟鞋搭配,这会增添一份平底鞋所没有的传统仪式感。佩洛西则时常用一对略显夸张的耳环为她的连衣裙增色,传达出一种独创性。还有一些女性喜欢露出手臂(尽管柯克兰提醒不要这样做)。电影《拆弹部队》(The Hurt Locker)的导演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就常常穿着独具气场的无袖直筒连衣裙出席各种活动。

权势着装渐渐大行其道,尽管一些人认为,这个名词应该跟烫卷发和蓝色眼影一样被抛弃。设计师穆雷谈到,“现在我真正明白了,不应该把它叫做权势着装,而应该是平等着装才对。女性想表明,她们不用穿西装,也可以跟男性平起平坐。”公关行业高管帕特里克尤其不喜欢权势着装这种说法。“我觉得它跟我最不喜欢的一个词很像,那就是‘女老板’。就好像在暗示连衣裙是缺少力量的,所以你需要在它前面加上‘权势’两个字。它只是一条连衣裙而已,对吗?真正的权势在于穿着它的那个人,那位女性。”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