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WeWork估值大起大落凸显出何种风险?

更新时间:2019/10/15 20:55:23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WeWork的估值大起大落凸显出由内部投资者主导的估值更高的融资所存在的风险。在这类融资中,一家公司对其投资组合中的一家公司以更高的估值进行再投资。

2017年8月由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领投的一轮融资对WeWork的估值约为200亿美元。今年1月完成的软银领投的新一轮融资对这家共享办公空间提供商的估值达到了470亿美元。然而现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软银正在为WeWork准备一项融资方案,对WeWork的母公司We Co.的估值可能不到100亿美元。在公开上市努力遇挫后,We Co.急需资金,以避免出现现金危机。

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金融和创业学教授Michael Ewens指出,从以往经验看,内部风投交易对一家公司的估值往往不大可能高于新投资者对该公司的估值。Ewens牵头完成了一项研究,对第一轮融资发生在1990年至2008年期间的一万多家公司后续融资进行了调查研究。

这项调查发现,完成一轮内部融资的初创公司倒闭的可能性要高出20%,内部投资者退出时对公司的估值降低了30%。Ewens说,这可能是因为那些从现有投资者获得资金的初创公司处境艰难。

不过Ewens称,企业有夸大目前所持资产账面价值的动机,这可能会降低此类估值的可信程度。

他表示:“这不是真正的市场定价。”

观察人士表示,如今,风险资本家更倾向于领投其认为表现良好的其已持股公司的融资。

PitchBook Data Inc.的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10年中,由内部投资者牵头的融资活动的数量和价值均出现增长,但这一增速与整体风险投资市场的增长情况大体一致。

软银已参与了数轮估值较前一次融资提高的内部融资,包括直接参与和通过Vision Fund的参与。该公司在2017年以6亿美元的估值参与了保险初创公司Lemonade Inc.的融资,并于今年以超过20亿美元的估值牵头了对该公司的新一轮融资。软银还以较前一轮融资提高的估值牵头了对印度酒店品牌Oyo hotel & Homes (正式名称为Oravel stay Pvt. Ltd.)和房地产公司Compass (注册名称为Urban Compass Inc.)的融资。

在Compass的例子中,至少有一名投资者没有按照软银提高后的估值计入自己的持股。据知情人士称,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早期投资者Thrive Capital给予该公司的估值为23亿美元。据WSJ Pro报告,该知情人士称,这较其2018年年底计入的估值高出40%,但远低于2018年9月融资中软银给予该公司的44亿美元估值。

同一家公司的投资者对该公司的估值可能会有所不同,因为每个投资者所持股份的权益不同。目前还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导致了Compass案例中的差异。Vision Fund的一位代表对其他公司计入的估值不予置评。

根据Vision Fund 5月份的一份报告,该基金有稳健的估值过程,该过程以基金自己的评估为基础,并得到投资者任命的独立评估机构的确认。报告还强调,“估值经过参与融资的共同投资者的确认”,并强调了Compass的价值增长。《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这家房地产初创公司在7月份的新一轮融资中估值达到64亿美元。

软银今年春季开始为其第二只Vision Fund筹资1,000亿美元。

据了解软银计划的一位人士称,内部交易可使该公司进一步扩大对此前投资的已获成功的标的公司的投资,比如,Andreessen Horowitz计划通过该公司新设立的20亿美元的后期基金牵头对已投资公司进行新的投资。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的合伙人Jeremy Levine在一封电邮中称,内部融资意味着,一家投资公司“最终可能拥有表现最佳的已投资公司的更多股份。”他提到了Bessemer牵头的对加拿大电商Shopify Inc.追加投资的成功案例。Shopify已经上市。

Levine称,在风险投资市场经历11年的牛市后,对以高于上一轮融资估值水平进行的内部融资的热情升高,只是对各类交易的兴趣普遍增强的另一个迹象而已。

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 2013年以15.8亿美元的估值对WhatsApp的再投资堪称有史以来最佳的风险投资之一。根据PitchBook的数据,WhatsApp当时那轮融资的估值已增至之前一轮时的40倍。不过,Facebook Inc. (FB)之后很快就以逾200亿美元收购了该即时通讯平台。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创业学教授Thomas Hellmann表示,看上去很美的估值增长可以帮助企业筹集更多资金。

Hellmann表示,只要有限合伙人会被高估值愚弄,而不去看公司基本面,普通合伙人就有动机去愚弄他们。

但对于试图量化一家公司业绩的有限合伙人来说,很难将内部融资与其他未实现的回报区分开来。

Accolade Partners的合伙人Atul Rustgi表示:“我们很难从推介中辨别这些内容。我们需要详细了解每家公司的融资历史。”Accolade Partners是一家投资于风险和成长型基金的组合型基金管理公司。

该公司的创始人Joelle Kayden表示,原则上来说,Accolade并不反对可提升估值的内部融资。

她说:“我不认为我们的经理试图欺骗我们。”

Cendana Capital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Michael Kim表示,一些内部融资带有令人安心的迹象。Cendana Capital是一家由种子基金组成的基金。他提到了新参与的投资者,或显示业务正在改善的数据。

正如WeWork的例子所表明的那样,估值过高的问题可能会在该初创公司下一轮融资或退出融资时暴露出来。

Bessemer的Levine表示:“该公司的有限合伙人看到了再投资于优秀公司的好处”,但表示“仅凭内部估值上升就做出重大决定(比如投资我们的下一档基金)将是鲁莽的。”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