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软银的救助方案将令WeWork估值降至80亿美元

更新时间:2019/10/23 19:08:12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预计WeWork董事会将于周二召开会议,对包括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 简称:软银)收购在内的紧急融资方案进行评估,软银的方案将使WeWork的估值降至约80亿美元,并将缓解其迫在眉睫的现金短缺局面。

知情人士称,在今晚提交融资方案的最后期限之前,软银已提出向这家陷入困境的初创公司提供50亿美元贷款,并加快一项原定于明年进行的15亿美元股权投资。其中一些知情人士表示,软银还将提出从现有投资者和员工手中购买超过10亿美元的股票。此举将使软银对WeWork的持股比例超过50%。

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计划提交一份与之相竞争的融资方案,融资额为50亿美元,由该行提供支持,将引入包括Barry Sternlicht旗下Starwood Capital Group等一批外部投资者。

WeWork董事会的一个特别委员会料在本周决定接受哪个方案。

软银的出价对WeWork的估值将不到后者希望在现已取消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中所获估值的一半。这与1月份软银在一笔融资中对WeWork的470亿美元估值相比相去更远。

软银的融资方案将进一步边缘化诺伊曼(Adam Neumann)。诺伊曼是WeWork耀眼的联合创始人,最近被迫辞去了首席执行长的职务。《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在本月早些时候最先报道了软银提出融资方案的消息。

软银高管Marcelo Claure将接替诺伊曼担任董事长,并将领导寻找外部领导层的工作,其中可能包括一位新的首席执行长,接替自诺伊曼离职后一直分担这一职务的两个人。

匆忙为WeWork拼凑救援方案的情况反映出该公司的实际状况很糟糕:其资金仅够再维持几周时间,而除了已经持有该公司三分之一股权的软银之外,愿意参与其中的投资者不多。

软银急于挽救这笔严重影响其良好记录的投资。软银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曾是诺伊曼最热情的支持者之一,这家日本集团公司曾几次对WeWork进行投资。WeWork的母公司正式名称为We Co。

如果所提出的方案成行,软银对WeWork的投资将远高于100亿美元,另外还对其提供超过50亿美元的借款,而WeWork目前市值不到80亿美元。软银的这些投资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来自日本上市的母公司,另一部分来自价值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Vision Fund的资金来自软银和一些外部投资者。

据知情人士透露,软银预计,凭借新的资金和管理人才以及专注于租赁办公空间的瘦身后业务,WeWork能够扭转财务状况,实现盈利并最终上市。

根据本周公布的方案,Vision Fund将加快对WeWork的一笔15亿美元投资,这笔投资原定于2020年4月实施,是2018年和今年早些时候达成的一项大规模多阶段协议的一部分。

据其中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该交易还可能将Vision Fund在WeWork亚洲子公司的持股并入WeWork。

WeWork状况急转直下导致估值缩水近400亿美元,标志着这家曾经的美国最具价值初创公司之一出现了几无先例的惊人崩盘。就在五周前,WeWork还在计划进行IPO,摩根大通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的银行家当时告诉WeWork高管称,其估值或可达到200亿美元左右。

WeWork不断增加的巨额亏损,以及该公司与诺伊曼之间纠缠不清的业务和私人关联,都让投资者望而却步。诺伊曼飘忽不定的管理风格和热衷于派对的生活方式也令人侧目。

该公司搁置IPO计划,诺伊曼辞去了首席执行长的职务,他的妻子丽贝卡·诺依曼(Rebekah Neumann)则辞去了We首席品牌长一职。诺伊曼的影响力也有所减弱,他的投票权从每股10票降至每股三票,更早前则是每股20票。

在新任联席首席执行长Artie Minson和Sebastian Gunningham的领导下,WeWork一直在制定出售或关闭副业部门的计划,包括一所私立小学和活动策划网站Meetup.com,以便专注于核心业务,即租赁和翻修办公楼,并转租给短期租户。

知情人士称,WeWork还在计划裁员数千人,但本月早些时候推迟了裁员,因为负担不起遣散费。

Minson和Gunningham上周在发给员工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该公司将“公平对待受影响的员工”。他们承认,公司财富的迅速变化给员工带来了损失,他们预期的IPO会带来的财富已经蒸发。

这两位首席执行长在报告中说:“你们当中的许多人正在询问或被问一些问题,但我们目前尚无最终答案。”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